当前所在:首页 > 殡葬科技文化 > 理论探讨
殡葬科技文化

墓碑的终点《无缘墓,墓之墓》

作者:安剑星|来源:微信号殡葬人|发布时间:2017-09-12 15:51:50
分享到:

看过电影《入殓师》的人都知道日本人很重视死亡的尊严。主人公为逝者洁身更衣化妆时那娴熟优雅的姿势,大大地拉近了逝者与生者的距离。在日本,车站附近等交通便利的繁华区就有葬仪馆,居民区旁边就有墓地,这不仅仅是因为日本国土狭小,也表现为日本人较为开放的生死观,其实质是对生命的尊重。

在中国有“死不起”的说法,实际上这里牵涉到一个“死亡经济学”的问题。据研究,无论是厚养薄葬还是薄养厚葬,越是发达国家,在葬仪和坟墓上所花的经费也就越多。原因很简单: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人只有在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才能考虑到尊严层面的葬仪和坟墓。越是经济发达的地方,墓葬文化也就越发达。日本是亚洲最先进入现代化的国家,不仅在经济上长期居于领先地位,在墓葬文化方面毫无疑问也走在了亚洲国家的最前端。中国在很多方面都和四、五十年前的日本很相像。谦虚、认真地学习人家的优点、避免人家的失误,我们就可以少走很多弯路。在殡葬领域也不例外。

笔者在日本生活了24年半,从事殡葬工作21年之久,对日本的殡葬行业特别是陵园墓碑行业比较熟悉。可以说日本人是很重视修墓的。据日本全国优良石材之会统计,日本人的墓平均每套价格是160万日元(相当于人民币10万元,大约是一般日本人四、五个月的工资。葬仪的平均价也差不多是这个价格)。日本的经济高度成长期同时也是城市化过程完成之后,紧接着就是高龄化少子化时代,而此阶段的三十年也正是中国改革开放、中日贸易讯速增长的阶段,中国加工的物美价廉的墓碑(使用石材则是世界各地的)使无数的日本人得以享受冥福(也成就了笔者这二十来年的生意)。可是最近几年,情况正在发生急剧的变化。

前不久我去拜访一位客户。我寒暄道:“忙吗?”答曰:“忙!非常忙!”“哦?那为什么不见您向我订货呢?”他苦笑道:“我忙的不是修墓,而是拆墓。比如这几天我正在拆的,十年前用户花了三百多万日元修的很不错的一大套墓,还没有出现任何瑕疵,但墓主突然意识到将来孩子不会永远为他扫墓,这套墓终将成为无缘墓(无主墓),于是忍痛下决心拆掉(连同处理墓碑,要花将近一百万日元呢!)再花上两百万日元预约,将来将骨灰存入陵园承诺永远照看的永代纳骨堂(集体墓)。可能今后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干这个了”。

原来,生活安定富裕之后的这二、三十年,日本人只管开发陵园购买墓地,却忽略了将来坟墓的管理和继承。而今日本社会进入高龄化特别是少子化时代,“坟墓并非永恒”这一普通的道理才开始被大家所认识,于是才有了刚才说的那一幕。我说的不是个别现象,也不是只有我注意到这个行业的变化,这一两年来日本的电视台多次以此为话题,更是加重了传统色彩很浓的日本陵园墓碑界的悲观情绪。

日本的主流报纸《朝日新闻》在今年7月30日的朝刊,以头版头条刊登了这个话题(大标题是“无缘化,彷徨的墓碑”;副标题是“非法丢弃频繁,甚至出现墓之墓”。日本人的墓大都是家族墓。墓碑的主碑上一般都刻的是“某某家之墓”,也有刻“先祖代代之墓”的。因为日本的火化率几乎是百分之百,而且使用不太浪费空间的圆筒形骨灰壶,所以日本的家族墓并不太占空间(大约城市陵园墓地平均每户占地约1平米左右)。我个人认为家族墓的好处不仅仅是节省土地,而且可以加强家庭成员的情感和责任感,进而促进社会的和谐。众所周知日本社会比较和谐,我认为这和日本人继承了包括修建家族墓在内的儒教伦理观念有关。然而现在进入了少子化社会,家庭这一基本成分开始发生根本的变化,家族墓也就出现了荒芜的危机。坟墓也是家庭的财产,如果没有人继承,就会成为无主墓(日语叫无缘墓)。少子化问题日益深刻的日本共有多少“无缘墓”可能无人知晓,但去年熊本县人吉市政府还真的花费了整整一年时间对全市的995所墓地展开了调查。“其结果比想象的还遭”市环境课的隅田节子女士说。全市15123座坟墓中有6474座成了无缘墓,占40%以上。有的陵园竟80%以上!“市政府能做点什么呢?我们在绞尽脑汁想办法”。但好像一时没有什么好办法。

那么拆下来的旧墓碑怎么办呢?本来从理论上讲可以砸碎作为建材使用,但日本人迷信怕闹鬼遭报应,竟无人敢砸。有需求就有供给,于是就出现了堆放旧墓碑的“墓之墓”。据报道,日本高松市郊区的山里就有这么一个正式名称叫“旧石材保管所”的“墓之墓”,目前已堆放了一万多套墓碑,还可以再堆放九万套。这是合法的,但这样的设施并不多。如果附近没有合法的“墓之墓”或者舍不得花那个钱,于是就会有人将拆下来的墓碑随便丢到荒郊野外。在资本主义社会,没有一块土地是无主的。所以说这是非法行为。堆放多了,就成了非法的“墓之山”。电视上经常有墓碑业者因非法丢弃墓碑而被捕的报道。

《朝日新闻》7月30日第二版的题目是“少子化,无人守墓”,副标题是“人口越来越少,各地都在拆墓”。两个小标题是“以继承为前提已经落伍于时代”、“研究永久持续的管理;也出现非血缘的合葬”。前半部以大量生动的事实和数字介绍了东京、大阪等城市的无缘墓现状,甚至引用了某民间研究机构的大胆预测---到2040年为止,日本会有896个市町村因人口剧减而消亡!后半部提到日本熊本县知事蒲岛郁夫在竞选公约中说“对死后坟墓会如何抱有不安的人在增加,所以要研究什么是理想的公营的新型陵园。要把坟墓和养老一样作为福利看待,打消人们对坟墓的不安,研究适合熊本的墓葬形式”。对此,专门研究墓地和墓葬的圣德大学教授长江曜子女士给与了很高的评价: “迄今为止政府受从前土葬时代的影响,只是从防止传染病等公共卫生的角度来制定政策。现在熊本县开始从尊重人的尊严角度来看问题了。

中国的陵园事业刚刚起步不久,目前中国的城市化、老龄化、少子化都和日本亦步亦趋,今后必然也会遇到和日本同样的无缘墓(无主墓)的问题。如果能吸取日本的教训,防范于未然,便可避免走已经有人走过的弯路。

作者简介:安剑星,原日本星光株式会社社长,日本著名墓碑设计家和陵园规划师,现任武汉石门峰纪念公园副总经理。他制定的《墓碑验货标准》为日本多数陵园所采用,几乎成了日本碑石界的行业标准。著有《陵园艺术》,中国建工出版社出版。


  • 友情链接
  • 自媒体推介
关于协会政策法规业务服务社会公益会员中心网站导航

Copyright(C)2013 zgbzxh.org.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中国殡葬协会

协会地址:北京市宣武区白广路7号 邮编:100053 电话:010-6353 9422 传真:010-6353 9422 邮箱:chinafuneral@yahoo.com chinafuneral@163.com

京ICP备13034255      京公网安备110102002376